小兵张嘎魅力永在 力量长存—访作家徐光耀

2019-09-29 15:07  来自: 未知

  《小兵张嘎》:魅力永在  力量长存——访作家徐光耀

  文 | 司敬雪 田耀斌

  不久前,94岁的徐光耀再次担任河北省作协名誉主席。他一生秉持现实主义文学风格,创作了小说、散文等作品200余万字,代表作《小兵张嘎》赢得了一代又一代读者的喜爱,思想随笔《昨夜西风凋碧树》是新世纪中国文坛的重要收获。近日,我们采访了这位老作家。徐光耀认为,无论时代怎样变化,文学的属性和基本规律是不变的。文学首先是人学,一部作品能不能成为经典,首先在于它是不是在文学画廊里刻画了鲜明的“这一个”。

形象鲜明  历久不衰

  问:重读《小兵张嘎》,仍然感觉很感动,它的艺术感染力依旧很强,是当代文学史上一抹浓重亮色。关于这部小说,您有哪些比较深刻的记忆?

  答:孙犁当年有一句话,他说一部作品能够有50年的寿命,这很不容易。《小兵张嘎》1961年底发表,1962年出单行本,到现在50多年还是比较受欢迎,还在出版界活跃,尤其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小兵张嘎》版权属于人民文学出版社,年年出版,次数多,印量大。这几年湖北有两家出版社出《小兵张嘎》,量也很大。事实证明,《小兵张嘎》到现在还是比较活跃的书,还有人看,还有生命。

  这些年在白洋淀形成了一个嘎子村。他们先有嘎子饭店、嘎子客栈、嘎子旅社、嘎子杂货铺,慢慢就形成了一个嘎子村。他们最近才听说徐光耀是《小兵张嘎》的作者。有一个石家庄的企业家非常喜欢《小兵张嘎》,今年跟嘎子村联系说是不是在这块儿搞一个徐光耀文学馆。当地很感兴趣,盖了八间房子,成了徐光耀文学馆,这个文学馆里面分四大单元,7月8号已经开馆了。

  问:这说明《小兵张嘎》已经深深融入到民间文化中了。中国好几代人对《小兵张嘎》的印象都很深。实际上我们小的时候都是看《小兵张嘎》长大的,最早是看电影,后来上中学以后就开始读小说。

  答:《小兵张嘎》在白洋淀、在别处有比较大的影响,客观地说电影的作用更大一些。白洋淀的嘎子村,里面的雕塑除了嘎子以外,还特别塑了胖翻译。胖翻译是电影里的人物,小说里没有。当年电影导演崔嵬导了很多电影,《小兵张嘎》也是他导的。他说一部话剧在北京演一年也不过十来万观众,《小兵张嘎》一出来一个礼拜就是上百万观众。当年,电影的宣传效果确实很厉害。

  电影《小兵张嘎》剧照

  从我自己的兴趣来说,我喜欢小说比喜欢电影更多些。《小兵张嘎》电影结尾不是我原来的结尾,你看小说自然会知道。崔嵬把《平原烈火》的尾巴安在《小兵张嘎》上了,他没有按我的小说原作来拍电影。《平原烈火》最后端岗楼是周铁汉的功劳,崔嵬把周铁汉的功劳挪在了嘎子身上。对此我自己是有保留意见的,我认为我原来的结尾要好一些。电影《小兵张嘎》在嘎子被捕之后就没有什么戏了,当然,《小兵张嘎》电影整个拍出来我是很佩服的,应该说是很成功的。

  文学以写人取胜  写人以写个性取胜

  问:嘎子确实是非常成功的一个典型人物,算得上是儿童文学艺术中的典型,可以说是一个典型人物。

  答:《小兵张嘎》这个人物塑造本身来说,我最大的经验就是抓住了写人物这一条。文学是人学,文学的最终目的、最后任务是写人。这是我老师跟我说的,我记得清清楚楚,我的有关文章里也是这么写的。我紧紧抓住了写人物这一条,不以故事取胜,以写人物取胜。但是从人物本身演化出了一些故事,很自然,也很生动。

  问:人物是小说的灵魂。您是这么想的吗?

  答:一切伟大的作品能够流传下来都是因为写了人物,写了一个人物或者是一群人物。比方《三国演义》,就写了诸葛亮、曹操、关羽、张飞、周瑜这样的人物,这些人物都是不朽的。《红楼梦》更不用说了,有金陵十二钗,就连焦大这样一个人物都是不朽的。我们可以记不住《红楼梦》的故事,但是里面的人物我们记得非常清楚。在我们记忆里面,人物是生动的,是活泼的。《水浒传》也是这样的,没有武松、李逵这样一群人物,它是不会传下来的。

  写人物主要是写个性。画家韩羽说过,一个人有个性不容易,有个性把它写出来更不容易。人和人的区别往往就在个性上。文学主要的就是要写人,写人最主要的就是要写个性。嘎子代表中国孩子们的一种性格,是生活中常会遇到的典型形象。他说,这个典型形象让徐光耀给捞着了,徐光耀占了便宜了,嘎子是徐光耀写出来的一个人物。我自己写《小兵张嘎》的时候,从始至终紧紧抓住嘎子的个性,嘎子的嘎,进行描写,从头到尾不退让,不妥协。

  问:我们重读这个小说的时候,依然感觉嘎子的特性很鲜明,这一点很了不起。您写的嘎子非常真实,非常生动,形象非常饱满。

  答:比较自然,不是像有些概念化的作品那样,首先有个概念,我写一个嘎子,然后我再找嘎子的故事往里填。创作的规律不是这样的,应该是先有嘎子,然后再有嘎子在文学上的表现。

  问:人们都认为您自己就是嘎子的原型,是这样吗?

  答:不是,我不是嘎子,嘎子是我的理想。我觉得我自己过于老实,过于刻板。在孩子中间属于比较老实、比较窝囊、比较沉闷的人。我对自己的个性不满意。我不喜欢自己,我羡慕喜欢的往往就是嘎子那样的。所以我的朋友,像嘎子的比较多。观察人物,也是选择嘎子为对象的多。我脑子里面存了一些嘎子的形象,无论是战斗中的还是生活中的,无论是军队的还是老百姓的,无论是老嘎子还是小嘎子。小兵张嘎是我写自己理想的一种结果,我沾了嘎子的光,这是很明确的。

  永远给人以光明和力量

  问:我读《小兵张嘎》的时候,感觉嘎子比较活泼,比较有智慧。同时,他除了具有农村小孩一般的特性外,还有一种内在的思想品性,有一种强烈的正义感。鬼子占领了他的家乡,相依为命的奶奶被鬼子杀害了。他虽然年龄小,也要为奶奶报仇,也要想方设法把鬼子赶出去。

  答:正义、勇敢、机灵,这跟我从小当兵有关系。我从小当兵是为了打日本,为了不当亡国奴,后来就是为了穷人翻身,这本身都是正能量,都是我自己生活奋斗的一种理想。在写嘎子的时候,嘎子自身就带有这种光芒,带有这种正能量。我刚才说的写人物,不能为了把人物的个性突出,先拎出一个概念来,确定这个人是顽强的,然后再千方百计地写这个人顽强,结果这个顽强往往不是出于自然,而是硬加上去的。这样不好。所以写人物一要写个性,二要写共性,我写嘎子的英勇顽强,写他的革命英雄主义,写他的爱国主义,也是比较自然的,不是硬从外边贴上的,是人物本身随着他的个性发展逐渐表现出来的。

  问:您写《小兵张嘎》时似乎正处于人生的一个特殊阶段,您是否在这样的写作中寻找到了一种坚定的信念,一种力量?能不能说《小兵张嘎》让您从绝望中走了出来?

  答:我写《小兵张嘎》的时候,很少想到艰巨的困难。还是要把视野拉得更宽一点,正确地认识眼前的这种挫折、困难。《小兵张嘎》发表之后人们比较喜欢。先在《河北文学》发表,接着很快在《北京晚报》上连载,每天一段,一天不落。这说明《小兵张嘎》一出现是有读者的,是受欢迎的。可是那时候,人们因为一些复杂的原因对我的作品不敢称赞,不敢评论。所以对于《小兵张嘎》这部作品有一点是很遗憾的,《小兵张嘎》出来之后尽管受欢迎,有读者,但是几乎没有评论。

  问:看到一些文章,说您遇到很多事情还能一直坚持自己的理想,坚持信仰追求,实在难得。有评论家比如雷达曾说过,您有一种“傻气”,这是对您品格的褒扬吧?

  答:我自己一生是个比较老实的人,我也不怎么太喜欢吹嘘自己。今天有几句吹嘘自己的话,这种时候不多。



产品展示

相关资讯 更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9 bjhyt666.com 编辑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