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治辰:对一个文艺工作者微信朋友圈的文本分析

2019-09-29 15:27  来自: 未知

  对一个文艺工作者微信朋友圈的文本分析

  文 | 丛治辰

  《文艺报》的编辑老师突然致微信跟我约稿,希望我谈谈对微信朋友圈的看法,理由是:“大家都觉得你发朋友圈还挺多的,应该颇有心得。”这话叫我深感惭愧:一个正经的文艺工作者,理应为文艺事业殚精竭虑废寝忘食操碎最后一片心,哪会天天发什么朋友圈啊!痛定思痛,我深刻反省了一下:自己到底在什么时候会乐此不疲地发朋友圈、死皮赖脸地回朋友圈,或者盯着朋友圈刷个没完直到大拇指抽筋呢?大概是三种情况。

  其一,乘坐某种交通工具在路上无所事事的时候。玩朋友圈总得有闲工夫啊!

  但其二则完全相反,是事情多得让人喘不过气的时候。

  比如欠着这篇文章编辑老师发来火锅图片意思是再不交稿就要把我下锅煮了的危急时刻,我还忙里偷闲发了一条撒娇的朋友圈,倒不是泰山崩于前我能面不改色,实在是濒临心理崩溃打算破罐子破摔。

  其三是夜深人静四下无人的时候。

  但凡有个人聊天,谁会捧着手机玩这些虚头巴脑的啊!不过我知道,很多人在聚会时也会拿着手机挪不开眼。说真的,偶尔我也很想这么干,但终究是怂,担心眼前人怪我失礼。但那种身处人群之中的孤独,我懂。

  所以想来想去,无论是闲暇时如广漠般的无聊、泰山压顶时的歇斯底里,还是或被动或主动的孤独,玩朋友圈的心情都够值得同情的。由此看来,我们的朋友圈看上去热闹得很,其实是聚集了巨大的苍凉。

  这么一想,一篇原本可以很轻松的文章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反而叫我没法下笔了。在别人有意无意地强作欢颜或堂正时去戳人家的软,显然非常讨厌,会招人恨的。我这个人怂嘛,不到万不得已不干这种事,所以朋友圈也顶多嬉笑,很少怒骂。但要拿自己开刀,袒露心扉,又实在心有不甘。可怜一个兢兢业业的文艺工作者评论写久了,没个靶子又实难成文,正抓耳挠腮时突然想起编辑老师来:冤有头债有主嘛,而且这种得罪人的事必须杀熟啊。编辑老师虽是老师,所幸年龄相仿和蔼可亲,何况她可见的朋友圈只有8条,简直就是为本文量身打造。所以下面我打算以其朋友圈为例稍作分析。

  编辑老师的第一条朋友圈发表在2019年2月21日,是新科茅奖得主李洱的一篇访谈,彼时正是《应物兄》上市不久,引起广泛关注的时刻。访谈并非《文艺报》发表,而是《文学报》的稿子,可知这条朋友圈与工作并无直接关系。可以推想,此时编辑老师大概也读完了这部小说,故转发以示态度。很显然,这条朋友圈表现的是她个人的阅读趣味。通过转载和发表文章彰显自己的审美情趣和判断力等精神指标,当然是朋友圈的重要功能之一。

  面对面的交流虽直接却肤浅,你得和一个人相见很多次,才能对其稍有了解。朋友圈却能让时间慢下来,让表达得以驻留,把一个人的精神内面充分暴露。所以相信很多人跟我有同样的习惯,每加一个好友总要先翻翻他(她)的朋友圈。

  不过这也存在两种危险。

  一来,知人知面尚且不知心,何况有了一个时间差,更可作伪,一个人完全可以在朋友圈塑造个不同的自我出来。不过假的终归是假的,只要仔细辨别,不难看出破绽。

  二来,正因为朋友圈能暴露一个人的精神内面,所以也就很容易暴露智商,看破别人是个大傻子或被别人发现自己是个大傻子,或至少气味不投,都很容易让友谊破裂。对此我的办法是,转发文章一定要先看完,这样就算遭人唾弃,至少也不冤枉;但是能不评论就不评论,这样被人讥嘲时还可以嘴硬说此乃供批判使用。

  编辑老师的第二条朋友圈是某画展的九宫格照片,这当然也表现了她的审美格调——这可是个有着高尚艺术情操的人啊,这画家我都没听说过,人家好像熟得跟街坊似的,而且画确实不错。不过我总怀疑这和她的采访任务有关,也就是说,这是一条工作朋友圈。通过朋友圈发布工作信息,也是微信里常见而令人无奈的景观。前几天茅奖刚评出时,朋友圈除了相关信息简直看不到其他内容。(亦可见我的交际何等专一而狭隘,一叹)不过郑重声明:我对此绝无半点微词,毕竟我也可以腆着脸说自己是文学共同体的一份子,当此盛事,理当刷屏。但如果你恰好同时认识另外一个行当另外一个公司的十几个人,他们公司搞啥活动时你一定会深感痛苦,就好像你朋友圈里全是微商似的。而且有些人的朋友圈除了工作信息别无其他,不是不发,就是把你屏蔽了,遇到这种情况我就会果断反屏蔽,反正人家也没觉得除工作外还有必要和你有啥感情维系。好在编辑老师并非如此,她的8条朋友圈里只有3条与工作有关,而且你都可以猜出原因:一条写贝聿铭的稿子,首先的确写得好,二来显然该作者和她不熟,总要套套近乎表达感谢;还有一条,就是咱这版面的广告了,可见编辑老师对本版之重视——所以熬通宵我也得把她的朋友圈翻完。

  编辑老师的第三条朋友圈是一则文学活动报道,她是嘉宾。这没啥可说的:朋友圈的传播范围尽管封闭有限,但也算是个分众自媒体吧。自媒体不宣传自己宣传谁?自己辛辛苦苦写的文章、车马劳顿参加的活动,乃至于受到的礼遇,结交的名人与大佬,当然应该展示出来。但宣传这种事,得有尺度有策略,越是自我表现,越要曲径通幽。想我当初少年时,凡有活动必晒桌牌,凡有自己的文章必定转发,惟恐锦衣夜行,现在想想,实在是没见过世面——得挑着晒含蓄地晒啊!编辑老师就晒得妥帖:一篇官方报道,既专业又权威还显得上档次,发出来后不配任何评论,淡然得像和自己没关系一样,却又充分表达出对主办方的尊重和感谢。除此之外,还配发一条共同与会者的文章——你发别人的文章,人家才会发你的,自己宣传自己,和朋友宣传自己,哪个更好?当然,这种分析,必是小人计较,编辑老师绝无此意。

  余下两条朋友圈是风景与静物的照片,张张美丽,令人心旷神怡。读图时代都快成为过去了,朋友圈发图乃是常态,所以我们总是有幸看到那些像本人或不像本人的人们,在照片里带我们走遍名山大川,吃遍山珍海味,过一种朋友圈里才有的生活。与之相比,编辑老师发的图实在可以算是文艺小清新了。不过和主要由文字构成的其它6条相比,这两组图片依然显得扎眼,有点迫不及待的意思,好像在召唤着谁谁:快来看啊,我发朋友圈了。这让我在心里突然坏笑了一下。朋友圈有一个特别大的好处,就是当你很想和一个人讲话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时,可以把召唤的信息无差别发给所有人。若是解人,自然会心,必来问询;若非良人,也免去了尴尬。可惜的是,不是所有召唤都有回应;同样可惜的是,有些人回应了,却不知自己根本不是召唤的目标。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都足可悲哀。

  编辑老师的8条朋友圈已经看完了,但其实还有一处可以分析,那就是底部那条横线,横线上写着“朋友仅展示最近半年的朋友圈”。有些人没有这条横线,有些人展示一个月,有些人仅展示3天。这条线就像一道分水岭,切割了时间,也切割出一个人对世界的开放程度和对过往的悔恨程度。这就好像总有一些文学创作者会颇悔少作,不愿别人也不愿自己再去回顾。仔细想想,在苍凉处幻化出热闹,本来不也正是文学的某种本质吗?在此意义上,朋友圈根本就是和文学同构的。回顾一下8条朋友圈,再想想文学,我们会发现,选择一位文艺工作者的朋友圈来进行分析,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产品展示

相关资讯 更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9 bjhyt666.com 编辑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