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行动 石破不可夺坚 丹磨不可夺赤

2019-09-29 15:22  来自: 未知

  石破不可夺坚   丹磨不可夺赤

  文 | 张玲

  48集电视剧《破冰行动》以李飞父子的缉毒行动为双线索,讲述了两代缉毒警察为缉毒事业奉献青春、热血与生命的故事。该剧一经播出就引发了强烈关注,原因之一是该剧是依据2013年12月广东省公安厅组织开展“雷霆扫毒”这一惊天大案改编而成,打破了虚拟和现实之间的壁垒,完全不同于以往影视作品的想象叙事。其二则缘于该剧上乘的视听感受、巧妙的悬念设置、多线烧脑的叙事手法以及可圈可点的精湛演技,被观众誉为“硬核大剧”,在今年上半年的电视剧市场中表现亮眼。

  作为与古装剧、家庭伦理剧并称为中国早期电视剧市场“三驾马车”之一的涉案剧,于上个世纪末开始出现,本世纪初形成热潮。但伴随着部分影视作品创作思路、审美趣味以及价值导向出现偏差,在2004年行政干预之后势头趋缓。沉寂8年后,在2012年以《湄公河大案》重回大众视野,稳步发展,显露出鲜明的类型叙事和风格化特点,同时在创作内容上又逐渐细分为缉毒类、刑侦类与剧情类等多种题材。

  电视剧《破冰行动》人物关系图

  涉案剧在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推动国家民主法治建设和社会教育问题上的正效应有目共睹,但在其发展的过程中也存在着不少问题。从情节设计来说,部分涉案剧对作案过程过细、过度的展示易影响社会稳定,效仿犯罪的现实悲剧屡屡发生。从人物形象上来说,所谓“好人不好,坏人不坏”的人性创作法则易误导观众认知,激发对于剧中反面人物的同情、惋惜甚至是崇拜、模仿。从艺术表现手法上来说,暴力、色情内容的展示尺度也曾被不少学者和评论家诟病。

  因而,《破冰行动》既携有改编自真实案件的先天优势,也面临着数十年历史发展中遗留下来的创作雷区。一方面,《破冰行动》是成功的,在叙事策略、人物设计、艺术表现等诸多方面的创新尝试为涉案剧的类型化创作提供了可贵的经验。

  以该剧前4集为例,仅是有戏份的出场人物就多达三四十个,人物关系盘根错节,既展现了案情的复杂和侦破难度,也为后续的故事发展建构了合理空间。同时,该剧也摆脱了传统的英雄叙事模式和高大全的正面人物塑造手法。在创作中忠实地遵循着环境改变人、塑造人的原则,让人物自发生长,但同时又坚持着艺术表现事物本质的初衷。

  “警二代”李飞的母亲曾是禁毒局副局长李维民的下属,其母死后李父失踪,李飞由李维民抚养长大。李飞生父赵嘉良因为卧底身份,与儿子长达20年无法相认。在父母为缉毒事业牺牲了亲情和生命的同时,李飞的同事兼好友宋杨在毒贩的圈套中殉职,李飞也因此被停职。黑警未明,毒瘤未除,稚嫩、冲动又鲁莽的李飞几乎是用整个生命在侦查。这其中既有痛失好友的悲伤,信仰受挫的愤怒,被设局陷害的委屈,更有伸张正义的孤勇。随着剧情的发展,李飞逐渐蜕变成一名成熟、机智、沉着的缉毒警察。而正是因为他的成长才带来了案情的抽丝剥茧,这与以往缉毒剧的事件先行、人物走在后面的传统叙事完全不同。纵观全剧,不仅仅是李飞,宋杨的前女友护士陈珂、女特警马雯均属于成长型角色,不甚完美但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更显真实可信,观众的代入感和认同感也更强。

  值得一提的是,该剧除了塑造林耀东、林耀华等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大毒枭,还塑造了林水伯和伍仔这一类在吸毒、贩毒中沉沦,看似毫不起眼但却最发人深省的小人物。林水伯原本是东山中学的语文老师,为了劝服儿子戒毒而以身试毒,却再也无法戒掉,最终被赶出学校,拾荒流浪。林水伯满屋子的奖状将其辉煌的职业生涯与落魄的现实生活呈现出最为鲜明直观的对比,这些桥段的设计极具涵化效果,其警示作用不言而喻。伍仔则是因为原生家庭缺失,早早辍学,最终走上贩毒邪路。而林水伯和伍仔在相处中迸发出的人性微光也拔高了观众对缉毒工作的认知:毒品问题不仅仅是个体的问题,更是社会问题,缉毒禁毒跟我们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

  多线叙事和密集的强情节设计也是该剧的一大亮点。缜密的悬念先置、精巧的剧情设计、恰当的生活和情感逻辑,让观众既入乎其内,又外乎其中。故事的情节发展和人物的行为抉择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给观众搭造了较好的审美填空和叙事召唤空间。

  在内容创作上,该剧不回避现实。一方面直面黑警、保护伞以及官员与毒贩相互勾结等敏感问题。另一方面也不回避基层缉毒警察这一群体的生存状况。第18集中,喜怒不形于色的禁毒大队长蔡永强谈及同事时哽咽落泪:缉毒警察在微薄收入的窘迫现实面前,还得抵制各种金钱、资源、情色诱惑,防范涉毒黑恶势力随时随地的人身威胁。缉毒警们完全是以感情、生活,甚至以生命为代价在战斗。观剧及此,肃然起敬之意油然而生……

  另一方面,《破冰行动》也存在着讨好市场、主题先行、人设脸谱化的不足之处。例如该剧在选角上延续了老戏骨搭小鲜肉的常见模式,脚踩演技和流量两条船,启用演技扎实的老演员给流量明星配戏。同时,该剧也充分利用了观众先入为主的既有印象,用以降低口碑扑街的收视风险。本剧中大毒枭、族长林耀东的扮演者正是缉毒剧《猎毒人》中饰演大毒枭楚天南的王劲松;反腐剧《人民的名义》中达康书记的扮演者吴刚,在该剧饰演同样立场的缉毒局长李维民;年轻缉毒警李飞的扮演者黄景瑜在电影《红海行动》中饰演冷静沉稳的狙击手顾顺。除此之外,陈珂与李飞之间过重的情愫戏也有讨好女性观众之嫌。

  主题先行则表现在正面人物命运走向不符合逻辑或刻意拔高,卧底赵嘉良的死便是如此,有消费悲伤、迎合崇高之嫌。

  同时,剧中女性角色的书写几乎从属于男性叙事主题,角色塑造有平面化倾向。例如缉毒小组副组长左云由公安部抽调安排配合李维民展开专项缉毒行动,但不论是在决策还是具体行动中,左云的话语权和存在感都较低。而公安局长马云波的妻子于慧的人设似乎也只是作为警示而存在,她在义无反顾地为丈夫挡下上百颗子弹后,却因镇痛买毒吸毒,最终投海自尽。

  总的来说,《破冰行动》在把握主流价值观的前提下对人性的深度探讨是值得肯定的。马云波从最初的缉毒英雄到制毒集团的保护伞,其腐化的过程可悲、可叹也可恨。这个人物既有自甘堕落,也有挣扎无奈,他在爱人与正义之间的每一次艰难抉择都是人性的拷问。剧末马云波的忏悔信又何尝不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自我补赎!借由马云波这个多棱镜,观众得以窥见人性的灰度和复杂,也使得该剧更具现实意义。走正道、谋正业,善恶有报、正义永存的价值观正是通过《破冰行动》中缉毒警的人物群像得以生动诠释,他们抱持着对党和国家的坚定信仰,舍生忘死、除暴安良,真正书写出“石可破也,而不可夺坚;丹可磨也,而不可夺赤”的崇高精神。



产品展示

相关资讯 更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9 bjhyt666.com 编辑网 版权所有